您的位置: 首页 > 青少年维权 >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手机:18005242666(王峰之)
电话:0527-888 12348 
微信:18005242666
地址:宿迁市江山一品18-101号
          江苏荣山律师事务所
       (宿豫区法院北侧50米)
邮箱:18005242666@189.cn

少年维权之烦恼——关注未成年人权益保护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8/11/19 9:24:34 人气:891
    近期,各地不时爆出侵害儿童权益的案例。再虑及沉重的课业负担,流动儿童、留守儿童等面临的困境,儿童节更应该关注权益保护。由儿童推及未成年人,他们的权益得到了有效保护。但不可否认,随着社会的改革发展,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也面临问题。本期《少年维权之烦恼》策划关注特殊家庭的未成年人,分析司法保护的实践,以期引起读者共鸣。

  未成年人保护缺点啥

  虐待、家暴、报复,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事情屡有发生;虚荣、攀比、模仿,未成年人犯罪呈现低龄化趋向……如此种种,预防侵害,孩子需要健康成长的环境;失足少年,教育为主,惩罚为辅,实现对未成年人的有效保护,需要完善的机制、全社会的担当,以及有效的自我保护。

  反常和征兆为什么没人干预

  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规定: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依法履行监护职责,或者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,由其所在单位或者居民委员会、村民委员会予以劝诫、制止;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,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行政处罚。

  3月21日,运城中院开庭审理夏县继母杀害继子案。据悉,平日里,继母朱红霞即对继子强强 (化名)冷淡粗暴。惨祸发生后我们反思,有那么多的反常和征兆,为什么没有强强家庭之外的人出面干预。

  亲生父亲把1岁的孩子砸向地面,亲生父亲虐待女儿5年……近期全国数起伤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恶性事件,再三刺痛社会的神经。

  在一些人眼里,打孩子被当作“家务事”,外人管不着也不好管。山西大学法学院陈晋胜教授表示,这涉及到未成年人保护观念的转变,必须树立孩子不仅是家庭的,也是国家的观念。人人都有义务监督虐童等侵害未成年人的行为,政府应该随时准备对其权利受到侵害的未成年人提供保护。

  报复打人演变成抢劫

  法律规定,国家、社会、学校和家庭应当教育和帮助未成年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增强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。

  但现实中未成年人自我维权面临困境。太原市少年法庭近期审理一起案例,某中学生小军(化名)受欺负后报复打人演变成抢劫。起因是小军曾受到某同学欺负,他向老师反映,但认为老师偏袒学习好的该同学;告诉家长,家长说,把学习搞好,其他少惹事。感到自己受欺负得不到重视,最后他纠集同伴报复打人,并且打人后抢走受害人的手机。法官了解到,小军家庭比较富裕,并不缺手机,他仅仅是感觉泄愤、好玩。

  记者采访的十几位中小学生中,多数人均表示同学间闹矛盾打架、大学生欺负小学生、校外青年欺负学生的事都有发生。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小成(化名)甚至提议,应该设立专门的未成年人维权举报热线。因为,他们受欺负后打有关电话举报,对方一般都不会受理,还劝导他们不要闹着玩。久而久之,受欺负的学生容易形成怨气,一旦有了导火索,就会发生大的冲突。

  除了家教,还因为啥

  我国 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在2006年底修订时,确立了一个重要原则,即未成年人保护是全社会“共同责任”的观念,明确政府主导,家庭保护、学校保护、社会保护、司法保护共同参与。

  太原市少年法庭庭长郭立新特别强调家庭教育的重要性,“现在家长往往只重视学习成绩,忽视其他教育。家长管得太多或者放任不管,管得太严厉或者太溺爱,都容易出问题。”

  总结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,太原中院宋浩峰法官表示,家庭结构有缺陷、气氛不和睦、父母行为不良等因素,易导致未成年人形成畸形心理和人格缺陷,一旦遇到不良诱因,极易犯罪。此外,学校教育存在的偏差,社会上拜金、享乐,虚拟网络的暴力杀戮等不良因素的影响也是未成年人犯罪的诱因。

  共同保护,共同责任。曾荣获“中国保护未成年人优秀公民”称号、现任介休市公安局长的王耀峰说,公安部门在具体保护工作中面临尴尬,有的单亲或者离异家庭,孩子有问题进了派出所,但家里没人管、没人领,造成司法保护和家庭教育衔接的脱节。此外,失足少年的社区矫正,实现其顺利回归社会,仍然是难题。

  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同等重要

  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同等重要。宋浩峰法官表示,除了要让未成年人学法、知法、用法、守法,还应当让他们学会在遭受不法侵害时采用正当防卫、紧急避险等法律武器保护自己。

  树立、培养未成年人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,我省正在积极实践中。以太原市、阳泉市为例,两市中院在司法保护进校园活动中,加强了对未成年人自我防护意识的宣传。

  增强失足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的工作也在推进中。据郭立新介绍,太原少年法庭法官不定期登门回访帮教,及时发现问题,进行法制教育,让曾经失足的孩子学会用法律武器维权,最大限度地降低未成年人重新犯罪的几率。

  对特殊的未成年人群体,陈晋胜教授格外关注,如留守儿童、流动儿童、残疾儿童、辍学儿童等,他呼吁要予以特别关注、特别保护。

  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委会秘书长董杰建议,应动员全社会呵护未成年人,和他们交朋友,传递正能量,形成强大合力,保护孩子们健康快乐成长。

  本报记者 郭建军

  将来给妈妈最贵重的礼物

  5月24日午11时40分,太原市彭村小学六年级一班的李欣,结束了上午最后一堂课,收拾好书包匆匆离开学校。穿过几条狭窄的街巷,10分钟后回到租住的小院。小院共三层楼,租住着12户外来人员。李欣和妈妈温荷花住在二楼。

  一个不到15平方米的房间,被隔成两部分,里间一张单人床和一排柜子紧挨着,空地仅容一人站立。外间除简单摆设,也只留下一条不宽的通道。温荷花正在给儿子做午饭:“我们来太原10多年了,不为别的,就希望孩子能受到好的教育。”温荷花告诉记者,孩子爸爸在老家打零工,她也在彭村附近找了份钟点工,虽然工资不高,但重要的是李欣可以在太原上学。

  李欣就读的彭村小学,是万柏林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小学,目前95%以上的学生都不是本地人。副校长李淑红介绍,学校老师数量不足,特别是体育、音乐等老师都不是专业学校毕业,有的老师甚至还兼着多个年级、多个类别的课程。

  温荷花说,学校老师并没有因为孩子们都是外来户而敷衍应付。在认真教学的同时,学校还联系企业、社会组织为学生献爱心。说到这里,李欣走进里屋拿出来一个文具礼盒。他说,这是妇联的阿姨送来的,里面的水彩笔、文具盒等都还原封未动,“不舍得用,用完就没有了。”

  说话间,温荷花将墙角的小桌搬到了家里惟一的通道上,然后又拿过一个小板凳让李欣坐下写作业。身高已经1.6米的李欣,平时就是窝坐在与床一般高的桌子上写作业。

  “家里的条件实在有限,不然我还想给他报个街舞班。”李欣很喜欢街舞,每次到附近的公园,总会跟着别人偷偷学,然而一节课三四十元的费用,实在让她负担不起。妈妈的苦衷,李欣似乎也早早就明白了。当别的孩子要求家里买电脑、配手机时,他经常会帮妈妈做家务、为妈妈揉揉肩。记者看到李欣送给妈妈的一张心形卡片,上面写着:“多年来您为儿子操心不少,现在虽然没法送您礼物,将来一定给妈妈最贵重的礼物。”

  本报记者 杨文

  七岁女孩撑起一个家

  她用七岁稚嫩的肩膀撑起母亲瘫痪、父亲佝偻、叔叔智障这样一个三口残疾人的家庭。

  她叫冯莉清,今年7岁,是隰县午城镇杜家村人,上司徒村小学学生。一家四口人除她之外都是残疾人,爸爸因强直性脊柱炎而致残,妈妈在生下小莉清45天后患上了小脑扁桃体下疝至今瘫痪在床,叔叔则是先天性智障并患有严重的癫痫病。从3岁开始,小莉清就帮爸爸做简单的家务,4岁开始学着生火做饭。如今,7岁的她已成为家里的“女主人”,洗衣做饭一把手。

  5月23日上午,莉清的父亲出去忙了。躺在炕上的母亲哽咽着说,家里经常只有她和孩子,有时想喝热水,又怕孩子烫了手,就让她倒凉水,可懂事的女儿知道喝凉水对身体不好,还是一次次端起沉重的暖壶。尽管暖壶摔过,溅出来的热水把她烫过,但她始终没让妈妈喝过一口凉水。快中午了,莉清开始张罗着做饭,和面、擀面、切面条、切菜……每一步都那么认真、娴熟。

  莉清的妈妈看着心疼,但无能为力。叔叔蹲在院子里摆弄树枝。爸爸在外忙了一上午,瘫坐在炕上。

  菜炒好了,面擀好了,莉清就在大铁锅里煮面条。面条煮好后,莉清先捞了一大碗浇上西红柿菜给叔叔送去,然后又盛了一小碗端给妈妈。尽管面粉扑了一脸,柴划了手,可她始终是满脸灿烂的笑容,边做饭边哼着歌。

  小莉清爱唱、爱跳、爱画画。问及长大了准备干什么?她郑重地说:“当医生呀。就能给我妈妈治病了。我给病人做手术,就会挣很多钱,就可以继续给我妈妈治病了。”

  莉清的老师说:“孩子学习成绩很好,各方面都很优秀。她虽然是7岁的孩子,可是说话做事都像大人,同学们有了困难都爱找她帮忙,她总能解决得很好。”

  本报记者 郭建军

  花季里的迷失失足少年心语

  母亲疼我我却伤了母亲的心

  张冰(化名),15岁,大同人:

  2011年我在北京打工,当时努力工作,积极干活,也想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,为当时已经离异的母亲分担一些负担。

  但由于年纪小、没学历,换过几份服务员、保安的工作后,我觉得很难在北京站住脚,无奈又回到了大同。母亲爱子心切,在家里什么活也不让我干。

  就这样每天无所事事,呆了将近一年,我觉得没什么意思,就想出去见见世面,后来在几个社会闲散人员的带领下走上了犯罪的道路,很快被公安机关抓获。

  戴上手铐的那一刻,我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母亲,觉得很对不起她。母亲为了不让我受苦,拼命在外面打工赚钱,可是我却不争气,最后还走上了犯罪的道路,我伤了母亲的心。

  在社会和司法机关等多方的教育帮扶下,现在我明白了很多道理,认识到自己给家庭和社会带来的危害。从新开始后,我决心找一份稳定的工作,用双手创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,好好孝敬母亲。

  钱花光了就和朋友踩点盗窃

  贺东(化名),17岁,吕梁人:

  我从小喜欢小动物,养了两只小狗、一只小猫,这些小动物带给我许多快乐。然而,童年的无忧无虑在走入学校以后,转化成逃课、结交社会朋友。15岁时,看到别人吃好的、穿好的,心里很是不舒服。父母给的零花钱根本不够花,就偷偷把母亲放在柜子里的钱拿上,带着朋友去县城玩儿,花光了就回家再向母亲要。

  没过多久,母亲发现了我偷家里的钱,便狠狠地打了我一顿,一气之下我离开了家。在朋友家住了一段时间后,我学会了上网、喝酒、抽烟。身上的钱花光了,开始想办法怎么能搞点钱来,后来和朋友们一起去踩点,商量入室盗窃。等白天户主不在家的时候,我们就撬门进入。最后被公安机关抓获。

  经过司法机关和社会的帮教帮扶,我学会了很多做人的道理,和父母打亲情电话时,也经常问候他们。我学会了去体贴父母,也经常帮助别人。我下决心以后好好做人,让父母骄傲。

  本报记者 王少斐来源王少斐
下一个:离婚一方不让小孩读书怎么办
江苏荣山律师事务所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和论文由网上收集,仅供学习参考之用,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,请即时通
知,本站将立即删除! 对于本站原创作品,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自于宿迁维权网。 copyright@2010
版权所有:江苏荣山律师事务所
所有 设计制作:仕德伟科技 苏ICP备10219389号 您是本站第 : 6235位访问者